仅凑足50人呈备忘录‧清洗盟取消安家摆档



仅凑足50人呈备忘录‧清洗盟取消安家摆档(吉隆坡24日讯)扬言要在週四到净选盟2.0联合主席拿督安美嘉家门前摆档口,以示抗议的清洗盟4.0,比原订下午2时的“摆档时间”迟了逾两个小时才抵步,而且姗姗来迟之余,也没有展开号称60档的“摆档行动”。反之,清洗盟在领头人兼吉隆坡商家行动理事会主席拿督迦马尤努斯到安美嘉住家移交备忘录后,宣布取消摆档行动,离开现场。这场开不成的摆档行动全程表现和平,并没发生动乱。不过,在清洗盟抵步的前后,另有两批人马,分别是由200名穿白衣的青年组成的“驱逐1.0”,以及近百名自称“马来亚巫裔青年组织”的年轻人,集体高喊口号叫嚣,抢走清洗盟的风头。两批人马抢清洗盟风头在这3批反净选盟的人士中,穿黄衣的清洗盟人数最少,他们在下午约4时15分到来,但最终只召集到50人。他们与“驱逐1.0”及“马来亚巫裔青年组织”对安美嘉约三四十人的净选盟成员及支持者,形成三面夹攻之势,幸好没有因此发生混乱。至于安美嘉,则一直守候在家里恭候清洗盟的到来,间中有驾车出外办事,但很快就回来,完全没有回避清洗盟。市政局执法人员设下路障封锁武吉白沙罗Setiakasih 3路前后出口,这是进入安美嘉住家Setiakasih 1路的必经路段,来自十五啤警区的约二三十名警员则在1路设下路障,查问所有进入该路的车辆。清晨8时,已有媒体来到安美嘉位于武吉白沙罗Setiakasih 1路的住家前驻守。约四五十名市政局执法人员约在早上9时后陆续抵达,包括一辆用来充公非法摊子的大卡车及拖车等,同时在主要路口放置塑胶路墩及锥形路障。起初市政局官员拟定的第一项“封锁策略”,是要求媒体及公众将车停泊在Setiakasih 1路两旁,以便阻止清洗盟支持者前来摆档,过后警方认为不适当而要求车辆驶开。两辆警车一早驻守安美家门前,相信是为了保护安美嘉的安全,也有多名巡警骑摩多巡逻,同时查问来往公众及媒体的身份。约10时45分,安美嘉在司机载送下,前往律师行办公,她说,週四的摆档示威不会影响她的日常工作行程,她将在下午2时回家与净选盟其他领袖商议政府起诉该组织的事宜。过后,她于中午12时20分回家一趟,她似乎不习惯面对媒体镜头的镁光灯,忽然调下车窗对媒体说:“请给我一些隐私。”约2时30分,和平公平组织、妇女行动组织及净选盟委员廖国华、沙末赛益、希山慕丁莱斯陆续抵达开会,约二三十名支持者等陆续到来。组成“驱逐1.0”200白衣者闹场下午4时,依然未见清洗盟前来摆摊子,众人都开始“左顾右盼”。直到4时15分,安美嘉住家对面的路段,开始出现一堆人潮徒步走前来。一眼望去,大部份是穿着白色衣服的“驱逐1.0”成员,穿黄衣的清洗盟成员只有4至5人。“驱逐1.0”的成员都穿着“驱赶1.0──那个净选盟很骯髒”(Halau1.0--Bersih itu kotor)白色T恤,成员大约有150至200人,他们是“一个马来西亚青年组织”的成员,大部份年龄只有15至20岁。在领导人沙鲁纳斯伦的领导下,不断高喊口号“清洗污点!”“驱逐安美嘉!”“击退安美嘉!”。他们的声势及人力明显掩盖清洗盟,他们随后直接跨过清洗盟的成员,走到属于安美嘉住家前的路口,与警方交涉。随后他们在警方的允许下,由5名代表走前到安美嘉住家呈交备忘录给安美嘉,由安美嘉的亲友代收。他们表达意愿后,便服从警方的指示步行离开现场。促安美嘉向国人道歉“驱逐1.0”领袖沙鲁纳伦斯指出,他们要求安美嘉在报章上公开向国人道歉,否则即要求她与其同僚们们离开大马。他说,安美嘉必须为导致国家面临损失而道歉,而他们已準备一份备忘录準备呈交给安美嘉,说明他们的诉求及理由。十大理由要驱逐安美嘉近200名“驱逐1.0成员”游行至安美嘉住家外及提呈备忘录,并列出10个理由要求驱逐安美嘉离开大马:1.叛徒:是国家叛徒第一号,必须被“清洗”。2.煽动者:教嗦大马民众违抗庭令、君主体制及国家宪法。3.滋事者:引发净选盟成员向民众及警方施暴,破坏公共财产,非大马人民文化。4.犯罪者:违抗高庭谕令安美嘉及净选盟不许进入独立广场的庭令。5.欺骗者:最大的欺骗者,扭曲选委会、土着特权及跨宗教信仰委员会组织(IFC)6.压迫者:与国外勾结,不满国家现有的成就、稳定的经济发展及和谐,7.魔鬼:违反穆斯林教育,支持“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群体”解放。8.卖国贼:成为外国走狗,领导非法组织抵抗国家独立、安宁与和谐,及破坏我国在国的形象。9.毁灭者:毁灭国家及大马人民的孩子、孙子的未来。10.威胁者:以不间断的残暴、煽动的净选盟行动威胁国家人民安全。净选盟促暂停网上筹款针对民众在网络上发起的筹款运动,凈选盟2.0联合主席拿督沙末赛益以担心有心人士借用凈选盟名义筹款敛财为由,吁请民众暂停筹款运动。他週四在安美嘉的住家,与安美嘉和净选盟委员们召开会议后,走出屋外会见媒体时,如此指出。他说,凈选盟将会在召开会议讨论筹款细节后,发表文告向民众公布捐款指南,此举可避免有心人士滥用凈选盟名义筹款。另外,安美嘉指出,对于网民自动自发在网络发起的筹款运动,她可感觉到人民给予她的支持多到足以把她给“淹没”,这让她感到非常的感动和感激。她同时非常感激邻居在这起事件上给予的耐心,忍受近期不断的骚乱。她神情轻鬆地说:“目前我只能发表以上的谈话,至于等下会发生甚幺事,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两批人马先后上门找碴当“驱赶1.0”骑着摩多离开后,又出现一批人数接近百人、身穿便服的巫裔青年,他们自称是“马来亚巫裔青年组织”(Pemuda Melayu Semalaya),并以兵分两路方式来到Setiakasih1路,通过集会来表达自己不满安美嘉。当警员上前,要求与他们的领袖接洽,但是没有人站出来承认是领袖,这批巫裔青年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我们没有领袖,也没有备忘录,只见发自内心,想来。”他们高喊:“安美嘉在哪里?没有人召集我们来到这里,但是我们有权力,想来就来。”过后,他们在警方的警告下和平解散。透过法律抗辩遭政府起诉安美嘉说,她将会安排与尚未接获民事诉讼传票的8名净选盟委员见面,共商处理这事件,惟她会全力以赴,準备透过法律的途径进行抗辩,努力捍卫大家的权益。她称,她也会与律师团召开会议,共商这起诉讼案。“据我所知,很多律师愿意协助处理这起案件。”目前安美嘉与净选盟2.0督导委员玛丽亚陈阿都拉已接获政府发出的民事诉讼传票,至于凈选盟3.0委员会的其他8名委员尚未接获传票。安美嘉吁支持者冷静安美嘉呼吁支持者保持冷静,不要轻易被清洗盟惹怒而引发冲突。她是在下午和净选盟委员开会之前,步出屋外,与支持者交流一会儿,当她看到支持者出示海报声援她,开心地说:“谢谢,你太好了。”她希望媒体及支持者不会干扰到邻居。市长:迦马应让出小贩执照吉隆坡市长丹斯里阿末弗亚说,如果吉隆坡商家行动理事会主席兼清洗盟4.0主席拿督迦马尤努斯仍持有小贩执照或档口,应该让出给其他人。他称,他不清楚对方是否仍持有小贩执照,但他个人认为,如果从小贩出身的迦马尤努斯能有今日的成就,就应该把机会让给其他人。阿末弗亚週四在为中环广场白金中环大厦主持开幕后,受询时如此指出。他重申,市政局绝对不会批准清洗盟到安美嘉家门前摆档的申请。号召1人1元助大集会被控者为协助10名遭政府提控的净选盟成员及113名因参与428大集会而被警方逮捕的人士,雪州行政议员西维尔号召民众以“一人一令吉”的方式捐款提供援助,此举也将体现民众参与及落实净选盟诉求的决心。掌管雪州卫生、园丘工人、贫穷与爱心政府行政议员西维尔週四发出文告指出,他与数名非政府组织推介一项基金,準备承担国阵政府控告安美嘉及9名净选盟成员索取高达12万2000令吉的损失和赔偿。他说,这项基金也将为参与428净选盟大集会遭警方逮捕或113名警方通缉者提供法律援助。他声称,儘管雪州民联政府有能力提供援助金,但他们认为,所有大马人必须承诺及参与以落实净选盟的议程及目标。他提出,他们将设立秘书处处理团体捐助的筹款,并在不久后向民众公布捐款银行号码。秘书处也会展开“全国巡迴展”,以展示428大集会的实况照片。警允迦马移交备忘录虽然清洗盟4.0的摆档集会告吹,但十五碑警区主任万百里仍然允许迦马尤努斯率领几名支持者到安美嘉住家移交备忘录,并由净选盟联合主席兼国家文学家拿督沙末赛益及希桑慕丁莱斯代为接收。清洗盟与净选盟双边领袖是隔着安美嘉住宅的大铁门移交备忘录,迦马当场念出备忘录内容,双方人马拿出手机及相机,互相拍摄对方。此时,万百里发出警告,双方不能争辩,一旦移交备忘录,就必须和平解散,移交过程在5分钟内完成,过程十分和平。事后,万百里告诉媒体,週四出现在安美嘉家外的集会者主要来自两个组织,清洗盟4.0及驱赶1.0。双方移交备忘录后,已在下午5时20分和平解散。他不愿透露警方派出多少警员来维持秩序、警员会否驻守至週五,以及是否有年龄不足21岁的青年参与集会等问题,只说警方随时都有足够警员去维持法治。他强调,任何一方想进行集会,必须先详读和平集会法令,确保不会违法。迦马不满“驱逐1.0”搞破坏领导清洗盟4.0的吉隆坡商家行动理事会主席拿督迦马尤努斯强调,他们与“驱逐1.0”并非同道,认为他们是故意趁机破坏他们的活动。当迦马尤努斯率领数名成员步行接近安美嘉住家时,“驱逐1.0”的成员站在其身后。当时所见,卡玛尤努斯的脸色低沉,明显不悦。随后,他向记者表示,他和驱逐1.0成员并非约好,只是在路口碰上。他非议这组织利用这机会做宣传,并怀疑他们有破坏的意图。“民众请良好辨识,我们和他们是穿不同颜色的衣服。我们并没有带领这群毫无纪律的人员,作出吶喊等行为。”迦马尤努斯指出,“驱逐1.0”的行为和表现与净选盟大集会的一些集会者相同,这是他们所不认同也不支持的。他说,他们是穆斯林,坚持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诉求。由于清洗盟的成员尚未到齐,因此他们在现场等待,但最后也只有大约50名成员聚集。他们一些人有準备摆档的器材,但最终在迦马的一声令下,并没有就地摆档。尊重法纪宣布取消摆档迦马尤努斯等候更多成员抵达及聚集后,根据早已备好的信件念出内容,宣布取消摆档的行动。他称,由于他们不被执法单位批准摆档口,为了尊重法纪,他们採取另一项行动,即呈交备忘录。迦马读出备忘录内容“尊敬的拿督安美嘉及其同僚们,希望不要再重複举办净选盟1.0、2.0及3.0非法集会的错误。这的确辛苦了我们,也为我们带来损失。你是国家法律的拥护者,尊敬我国的法律吧。今天我们尊敬拿督你的权力,我们希望你和同僚们也能尊重我们。爱护我们的国家吧!我们以自愿及团结一致的意愿宣布取消在你住家门口摆档营业的决定,这是为了尊重我国的法律。我们也对所有拿督你的邻居及支持者所带来的困扰。我们吉隆坡商家只是要谋生,我们并不愿与任何人结仇,包括拿督你。我们只是要争取我们的权益。请拿督安美嘉与其同僚们为我们的损失负上责任。”迦马努尤斯与成员们呈交备忘录给安美嘉后,在5时15分宣布解散。拟623体育馆和平集会迦马努尤斯披露,清洗盟在划分摊位时向商家筹募1万2000令吉,随着摆档集会取消,他们将另作商议,看看如何将钱还回给商家,部份款项已用来印製T恤及筹备工作。他披露,他们决定在6月23日在武吉加里尔体育馆举办和平集会,作为替代行动,继续表达他们的意愿。在这场和平集会里,他预计将有15万人及商家参与,大家以和平的方式摆档营业,同时也会出示当初承诺的名车。迦马努尤斯说,清洗盟将于週五下午3时在隆市彭亨路的一家餐馆,与100名自愿协助他们的律师会面,商讨接下来的行动。询及是否要对安美嘉採取法律行动,他只说,一切需与律师们讨论后才决定。【热点新闻:428大集会】‧2012.05.25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