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华娟笑看人生,一切都变得幸福



郑华娟笑看人生,一切都变得幸福

不管是歌手还是作家,不管是旅行家还是家庭主妇,郑华娟经营生活的一贯态度是「帮助自己成为独立又快乐且有能力帮助别人的人」。她擅长作词作曲,脍炙人口的歌曲有陶晶莹「太委屈」,张惠妹「寂寞保龄球」,林志炫「少年游」,张清芳「加州阳光」、「Men's Talk」,江蕙「返来我身边」,潘越云「情字这条路」、「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林慧萍「新恋情」,陈淑桦「聪明糊涂心」.....

她的文字自然又自在,出版的作品有《往天涯的尽头单飞》、《巴黎小馆秘密情人》、《黑森林的爱情树》、《温馨厨房咖啡座》、《海德堡之吻》、《南十字星下的约定》等十本着作。她是着名的创作歌手,也是业余作家;她是郑华娟,有些脱线、有些搞笑、有些无厘头;嫁作德国媳妇,旅居德国近10年,她戏称自己是「在德国玩耍的家庭主妇」。


异国婚姻

玩耍!玩什幺?她在圣诞夜陪着德国的公公、婆婆、老公围桌打麻将;她录下大野狼的声音作闹钟;她边扫地边拿望远镜欣赏飞过窗前的鸟;她出门买菜要带相机,将走过的许多不起眼的角落拍下,回家和老公分享;她要老公当她的秘密情人,每星期四假装两人不相识,在街头的浪漫餐厅不期而遇;她和婆婆聊八卦,十足的婆媳狗仔队;她是趴趴走的媳妇,喜欢在史派亚小镇乱走乱逛,对陌生的人,对田野间的小蜜蜂、花园里的松鼠、葡萄园的吓鸟先生..惊喜不已。


这些新鲜好玩的事,都写在郑华娟的书里,让读者觉得在德国的生活有趣极了。其实异国文化融合不免有些阵痛,只是郑华娟不认为这些苦涩一定要以「悲伤」来表示。「如果一定要用悲伤来表示,那幺,『美丽人生』这部电影一定要连降好几级,变成一部普通的悲情片了,」郑华娟说,「在《南十字星下的约定》书中,写到我去聂鲁达的家,我感动掉泪还有个原因:聂鲁达为国家人民在政治上所受的迫害和悲伤,都不曾显现在他的生活和创作上,他的童心和勇敢对待自然生活的意念,已经大过了悲伤和沮丧, 这是人生很不容易的事。」郑华娟认为,「美丽人生」和聂鲁达都未粉饰太平,那是一种向恐惧、悲哀积极挑战的信心。
 

「我只是个小小的家庭主妇,没资格与这些人比,而且我也未受苦,生活上的小挫折,不管是在异乡或家乡,都是会遇见的呀!」郑华娟笑着说。郑华娟是在1993年,于德国的史派亚小镇举行婚礼, 嫁给Michael「老德先生」。对于这段异国婚姻,她知道,很多人会赋予过多的浪漫想像,误会在德国的生活环境就一定无忧愁,「说实在的,它的困难度比你在同文同种的地方进行婚姻生活要难上好几倍,」所以郑华娟每天一张开眼就是适应与学习,「当然,这个选择是自己做的,正因为如此,我
是用全力来做好我在德国的每一件事。」这颇符合郑华娟「帮助自己成为独立又快乐的人」的生活态度。


甜蜜人生

不管是异国婚姻,或是本国婚姻,最难的是在婚后仍然保留自我,保留与娘家人的互动,保有结婚前的朋友。郑华娟觉得自己很幸运,老德先生和公婆都是心胸开阔、愿意包容的人,「倒是婆家要很勇敢,因为我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而且很爱搞笑,大家都被我弄得很头大,」郑华娟进一步说,「更重要的,多多认识结婚后这个环境的朋友,把自己当成一个永远在学新事情的人,自然每天的生活都不一样。」


更幸运的是,老德先生和郑华娟都是认为两人一起生活,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想法不同」,他们有时会互相嘲弄对方的想法,有时也会讚扬对方的见解,非常不能沟通时,会各自走开,不会花时间在言语上撞墙,「就像我们会看一部共同喜欢的电影,又会在各自的房间,看一部对方讨厌的电影,」对郑华娟而言,平实的人生才是最真实。她每天都带相机去买菜,照下来的影像就会给老德先生看,她不懂,一个城市中有那幺多东西可看,有那幺多从不曾发现的角落,哪有时间让自己无聊!


郑华娟认为结婚后最可怕的事是:很严肃!


严肃,会让在家里的生活变得像是住在学校的训导处,因此,在「七年之痒」那年,郑华娟大胆要求与老德先生「外遇」,每个礼拜的星期四,彼此要假装不认识,然后在小城中的某餐厅相见,一起吃晚饭。老德先生对这个提议有些彆扭,但是在「巴黎小馆」的约会,让他们发现,有些心情在约会的时候聊一聊,效果比互相在身边叨叨唸要好上一千倍,也让他们讶异,两个天天相处的人,当转换了一个心情场景,会更能看见自己和对方在熟悉中所忽略的东西,让彼此学会更温柔对待。


郑华娟的第一本书《往天涯的尽头单飞》,是她15年前独自到欧洲自助旅行了半年的生活纪录,郑华娟向来酷爱到处走走逛逛,这一点,老德先生和她有相同的癖好。最近,他们前往旅游的国家是智利,正当他们在候机室无聊困倦之际,想出了一个「互寄明信片」的游戏,还订下严厉的游戏规则:不准过问,不准偷看。智利的旅程,就在这对恋人夫妻彼此期待的心情下展开,这趟旅游的点滴,也收集在上个月刚出版的新书《南十字星下的约定》。


郑华娟说,「其实夫妻每天都会彼此多了解一点点吧!要不是这次去智利旅行,我也不知道老德先生会喜欢玩明信片游戏。」


品味生活

问郑华娟,通常在什幺时候会有满满的幸福感?她的答案,不是在完成一首词曲创作的时候,也不是在写完一本书之后,最幸福的是,「和老德先生在台北找到一家麵摊,吃起好吃的海鲜麵的时候,或是在巴达哥尼亚的冰山前啃着乾麵包时。」郑华娟幸福地说。


婚姻之外,郑华娟很擅长为独处的自己营造幸福感。比如,在厨房替自己闢一个「温馨咖啡座」,捧着热咖啡,听着洗衣机单调的声音,读一本书;动手调製一块香味独特的泡澡砖;更乐于拜访不同的酒庄,藉着葡萄酒与人交流,认识新事物。


现在的郑华娟,最新迷上的是「花醋」,一种由葡萄醋加花加蜂蜜酿造而成,味道香醇的醋,在德国很受欢迎。今年2月,郑华娟将邀请花醋原创人到台湾,举行一场德国花醋「品醋会」。这位花醋的原创人去年才得到法兰克福书展的健康美食创意书奖,但是最令郑华娟欣赏的是他的生活哲学,「等花醋酿造的时间,他都在他的农庄上养马或写诗,我喜欢这样的人,这才是懂生活的人,不仅有健康的花醋,也有健康的心,」郑华娟说。


郑华娟邀请大家共襄盛举,参与这场美丽的花醋品嚐会,详细的时间、地点, 请密切注意「华娟的游乐场」网站。

到史派亚小镇喝下午茶

当年,郑华娟是在旅途中受邀到她现在的婆婆家中喝下午茶,而认识老德先生,促成这一段幸福的因缘。在德国生活多年
后,郑华娟非常希望台湾来的朋友,也能够在婆婆美丽的花园草坪上,喝一次真正欧式的下午茶,这个想法得到婆婆的支持,现在每年9 月,都会有台湾旅客造访这座拥有两千年历史的史派亚古老小镇,到郑华娟婆婆家喝下午茶,以及品嚐她婆婆亲自烘焙的新鲜蛋糕。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