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继《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军舰岛》等历史改编电影后,韩国再次直视黑暗过往,推出《分秒币争》,以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韩国经济崩盘为背景,描述国家在破产前一刻如何力挽狂澜,当中的政府官员、财团、投资客、市井小民又有怎样的挣扎、夺权与人性。

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图/华映娱乐提供) 

1980年代末到1990期间,由于大量外资涌入亚洲市场,使得亚洲经济发展蓬勃,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也趁势而起,世界一片看好,当时韩国国内均是庆贺喜悦,每个人都对未来充满希望。

不过这十年飞快的成长,其实隐忧重重,金融体系不健全、银行超额借贷、实质生产力与产业跟不上、政治与经济环境不透明、官吏贪污等,使这颗虚幻的泡沫终在1997年7月爆裂。

灾情一路延烧泰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韩国等国家,也影响俄罗斯与拉丁美洲地区,各国经济花费数年时间才渐渐恢复元气,甚至仍在泥淖中难以脱困。

从上而下的全面崩解,其实早有裂缝却无人重视

国家的经济、社会、政治是互相影响牵绊的系统,由金憓秀饰演的韩国银行货币政策组长,早在危机发生前就预见灾难的来临,多次向上报告却都没有得到回应,反映了官僚系统效率的迟缓,以及不够贴近民间的盲点。

相反地,由刘亚仁饰演的投资客,虽不在国家决策中心,却能从外资大笔撤离、女性广播节目的观众投书,嗅出国家破产的讯息。带出许多危机早在发生之前,就已从细微处崩裂,比如民间许多中小企业的倒闭、公司发不出薪水等,却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无从感觉的。

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图/华映娱乐提供)

其实早在1995年三丰百货倒塌事件,就可以视为金融崩解的预言。三丰百货是由韩国三丰集团,在1990年于汉城(今首尔)市中心开幕,是当时最大的百货,也是韩国经济繁荣的指标,让国人引以为傲。就在1995年6月29日那一天,建筑物各处开始出现小裂缝,也有人员反应整座百货都在震动,建议高层暂停营业,可是高层却以「当日顾客量高,停止营业会损失营业额」为由拒绝了。

结果就在5点52分左右,五楼天花板开始坍塌,一层一层楼往下崩解,不到20秒,整座大楼就化为平地,并造成502人死亡,937人轻重伤,是韩国非战争时最严重的灾难事故,也是全世界第二严重的建筑物自塌灾难。(第一为2013孟加拉大楼倒塌事故)许多灾难在发生前就早有预兆,只是人类一直没学会正视,此次《分秒币争》真实呈现了这样的陋习,提醒着我们每一个人。

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图/华映娱乐提供)

为救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韩国忘不了的「国耻日」

在金融风暴中灾情最严重的国家,如泰国、印尼、韩国等,都为了渡过难关,忍痛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借贷,代价就是须听从IMF开出的金融体制重整要求,比如大量开放外资市场、减少正式僱佣改採约聘、派遣制等。

电影也写实呈现,当时政府挣扎是否要向IMF求援的思考,他们知道如接受借款,就等同于把国家的经济主导权拱手让出去,让外资有机可乘,并且打击固有的经济结构,造成大量人民的失业。

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图/华映娱乐提供)

最终,在政治考量下,韩国决定向IMF借贷,签约的1997年12月3日被韩国人视为「国耻日」,永远不要忘记这一场教训,为他们带来的苦难。

从此全体国民展开「政治献金」运动,拼命工作赚钱,并且在2001年以惊人的速度还完了全部的债款,但是仍造成失业率上升7%,自杀率更增加46%,至今以大财团为主的产业环境,中小企业难以生存,以及国内的高失业率,依旧是当时留下的历史遗毒。

回看当今的台湾社会,正好兴起拼经济与国家主权的讨论,也许能从这部电影里,得到一些深刻的观点与思考,让我们去想每一个选择与妥协,会付出怎样的代价,而那代价的底限又在哪裏?

Amazing│《分秒币争》:为拼经济让出国家领导权,是妥协


(图/华映娱乐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